揭秘杰克逊最后的日子:想为孩子买一个“家”

2013-6-25 18:24:39 新闻来源:广东新闻网

    南方都市报6月25日报道 2009年前的今天,迈克尔·杰克逊(MichaelJackson)去世的消息震惊了全世界,直到4年后的今天,有关他的新闻还是不断占据各大媒体的头条。杰克逊的家人正在起诉负责投资、操办杰克逊“T hisisit”系列演唱会的A E G Live演出公司,指其监管聘用的巡演医生康拉德·莫里,最终导致了杰克逊的死亡。A E G是一家全球领先的体育娱乐推广公司,它作为安舒茨集团的全资子公司,拥有全球超过90个场馆设施。而A E G现场娱乐公司(A E G Live)则是A E G的子公司,主要负责音乐会以及巡回演出的推广。目前,案件传讯证人作证已进行到了第56天,通过一系列相关人员的作供以及他们在被媒体访问时所透露的细节,天王迈克尔·杰克逊生命中最后日子的神秘境况慢慢浮出水面,呈现在世人的面前。编译:刘平安

    A最后的演出合约

    他回来工作因为想给孩子们买个房子,一个可以真正称之为家的地方

    音乐在洛杉矶卡卡洛伍德大道上的一处豪宅里飘荡,迪斯尼、滚石乐队(R ollingStones)、大卫·鲍伊和古典音乐混合在一起。在家里的时候,普林斯(杰克逊长子)身边总会有一只宠物鼠陪着他一起玩,帕里斯(杰克逊次女)会在后院的娃娃屋为动物们举办茶会。而当杰克逊排练归来时,孩子们会立刻兴奋地奔向他们的父亲,黏在他身上,缠着杰克逊给他们讲故事,和他们做游戏。同时迈克尔也是一个严厉的父亲,他规定孩子们在固定的时间读书还有上床休息。有一次,帕里斯的科学作业要求夜晚捕捉蜗牛,她告诉蔡斯说:“现在我们有一只蜗牛爸爸,但是没有蜗牛妈妈和蜗牛宝宝。”就在那天他们一起绕着房子搜寻蜗牛,对此杰克逊并没有说什么,后来他还和他们一起研究如何在厨房台子上的玻璃花瓶建造一个蜗牛农场呢。

    以上,是凯·蔡斯(K ai C hase)在参与索赔案作证时,透露的关于杰克逊一家人生活的细节。蔡斯是杰克逊生前聘用的厨师,在最后的日子里,和杰克逊有过频繁的接触,因而成为索赔案的人证之一。

    在住卡洛伍德大道上的豪宅之前,杰克逊已因经济原因失去了他那所举世闻名的童话巨宅“梦幻庄园”(N everland),他和他的孩子主要住在拉斯维加斯,当他们来洛杉矶的时候就会住进贝莱尔酒店。2008年万圣节的时候,A E G演出公司的首席执行官兰迪·菲利普斯(R andy Phillips)来到迈克尔·杰克逊下榻的酒店。交谈期间,菲利普斯看见杰克逊的孩子在酒店的房间里面快乐地打闹玩耍。就在这次会面中,杰克逊第一次告诉菲利普斯他想要回来工作。迈克尔说他和孩子就像流浪汉一样,所以他想给他的孩子在洛杉矶买个房子,想给他们一个住的地方,一个好的环境,一个可以真正称之为家的地方。菲利普斯在出庭作证的时候提及到这次见面,他说迈克尔和他都非常地激动,说到孩子还有住房的时候两人的情绪波动都特别大。“我觉得很让人泄气,堂堂一个超级巨星,居然无法赚钱买到一个房子。”菲利普斯出庭的时候说。

    2009年1月,杰克逊的律师和A E G签下了演出合同。而杰克逊住进了卡洛伍德大道上的豪宅,是A EG帮他预付的房租。

    杰克逊去世时留下了将近5亿美金的债务,然后,4年后,根据其遗产管理委员会负责人向美国时事节目《60分钟》所述,迄今遗产净收入已超过六亿美元。

    最后的体检报告

    除了有点枯草热,他成功通过了保险公司要求做的身体检查

    根据兰迪·菲利普斯在出庭作证时回忆所说,在听说歌手“王子”在O2场馆演出了20场以后,杰克逊要求演出定为31场。“迈克尔和王子一直在竞争,他想要创造出一个纪录,让王子再也追不上。”31场演唱会对于50岁的迈克尔·杰克逊来说已经不是轻松的事情了,何况最终演唱会定为50场。

    为了还是让杰克逊“放轻松”,A EG曾采取了一些“措施”———A EG公司联合行政总裁保罗·贡加维尔(Paul Gongaw are)的邮件在法庭上被公开了,索赔案控方律师试图以这些邮件来证明A EG在关于杰克逊能从演唱会中赚多少钱,以及在演出间隙他可以休息多少天的问题上对他进行了误导。在贡加维尔的邮件中写道,他们应该在谈判合同时给杰克逊讲总票房收入会有多少,而不是讲净收入的分成,关于工作安排,他则指示秘书“我不想迈克尔看日程表的时候,觉得演出日特别扎眼。工作日和休息日的颜色不要对照太鲜明……这样做,可以让他觉得工作不会太辛苦。”

    在庭上被质询时,贡加维尔说他“不是想要欺骗他,我只是想用最好的方式来呈现”。

    对于杰克逊的身体状况,A E G不是没有担忧的,其法律总顾问肖恩·特瑞尔(S h aw nT hrell)在2008年的时候接触了伦敦一位名叫泰勒的保险经纪人,就“T his Is It”系列演唱会询问取消保险的情况(取消保险是一种当项目落空时能够补偿已经提前给艺人的预付款的补救措施),由于小报上一直有关于杰克逊身体状况的多种不利猜测,保险公司要求给杰克逊做个身体检查。特拉瑞表示体检是在2009年2月进行的。他在法庭上作证时说:“泰勒先生对我说的原话是‘除了有点枯草热,他成功通过了’。”

    C 最后的新闻发布会

    他担心没有人会来,担心一切只是闹剧,以致烂醉如泥,还被打了屁股

    看似眼下每一件事情都就绪:迈克尔·杰克逊已经加入投入排练的工作之中;居住之所也已经定下;杰克逊的身体和精神状况都获得了专业人士的批准。一切都开始进入轨道,资金开始运转,那么也是时候把这个天王回归的大好消息正式告知天下了。

    2009年3月5日,迈克尔·杰克逊在伦敦的新闻发布会上宣布伦敦演唱会的消息,台上的他光芒四射,然而事实上,这个“成功”的发布会一路“险象重生”,甚至还一度被认为会“胎死腹中”。菲利普斯事后声称让杰克逊去宣布伦敦演唱会是“我见过最可怕的事”,现在他则把这个发布会称为“3月5日的奇迹”。

    菲利普斯出庭作证时讲述了这个“奇迹”——— 就在发布会的前一周,杰克逊因为经纪人托梅要拍卖他的物品,一气之下,来了个“人间蒸发”。菲利普斯心急如焚,但是还是决定硬着头皮进行下去。结果在3月4日,杰克逊同孩子们、托梅、一个保镖和一个保姆抵达了伦敦。保姆帮杰克逊化妆和打理发型。菲利普斯则因为去迈阿密宣布布兰妮(微博)的Circus巡演而耽搁到3月5日,直到新闻发布会开始的几个小时前才抵达伦敦。随后他立马就赶去了兰斯伯瑞酒店,杰克逊和托梅的套间就在一楼。

    在焦急的等待之后,菲利普斯却得知了一个让他更为崩溃的消息———迈克尔居然喝醉了!

    在法庭上,菲利普斯回忆说杰克逊在迷迷糊糊中说出了自己内心的忧虑———他担心没有人会来新闻发布会,他担心一切都会成为一场闹剧。然而事实上,在O 2的场馆里聚集着3000名粉丝,350家新闻媒体,他们都在焦急地等待着杰克逊出现,甚至有许多人在头天就架着帐篷等了杰克逊一夜。

    终于,菲利普斯忍无可忍,他冲杰克逊大叫,“声音大到连墙都抖动起来……我还打了他的屁股。”菲利普斯事后在写给A EG老板的邮件中这么说,还描述杰克逊是一个“讨厌自己、情绪一团糟的废物”,邮件也成为索赔案的呈堂证供在庭上被公开。

    到达O 2场馆后,看着临时写好的台词,听到千万粉丝充满爱意的呼喊之后,迈克尔·杰克逊完全像变了一个人一样,完美地完成了发布会。“刚开始他还有点驼着背,但当他走过幕布后,他就变成了迈克尔·杰克逊,”菲利普斯说。

    D最后的演出排练

    他总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仿佛整个世界的重担都压在了他心上

    曾与迈克尔·杰克逊合作过的编舞师、舞者和助理制作人阿里弗·桑奇(A lif Sankey)在庭上的证词表示,她曾经提醒过“就是这样”演唱会的导演肯尼·奥特加(K ennyO rtega),说要注意迈克尔的健康,但却没有得到回应,“那时候我一直不断地说‘他现在就需要去医院。迈克尔快不行了,他需要去医院!’”这位证人对陪审团说,在2009年,她看到过迈克尔试穿演唱会的服装,他看起来非常瘦,说话有点不自然,他显然还没准备好迎接演唱会。桑奇作证说迈克尔有一次穿着鞋底有洞的破鞋来排练。他有时会缺席排练,而且他看起来比他刚出道的时候要瘦很多。

    27年来,卡伦·非(K arenFaye)一直是迈克尔·杰克逊的化妆师,在得知50场《T hisIs It》的演唱会安排之后,曾经参与过迈克尔三大世界巡回演唱会的卡伦感到忧心忡忡。卡伦在法庭上说:“看到这个安排的时候,我就觉得他做不来,他大概只能坚持一周。”

    根据卡伦在法庭上的回忆,她在4月份的时候见到过迈克尔,当时的他精神还是不错,但是很瘦。他在制作会议上表现得非常兴奋,但是当他走上舞台排练时,情况就有所改变了。“转折点就在他走到舞台上开始真正表演的一刻。迈克尔讨厌现场的表现,对他来说这太困难了。”

    卡伦提及到有一次迈克尔把自己锁在家中的浴室里,拒绝到现场排练。A EG演出公司负责制作的保罗·贡加韦尔因此非常生气,决定要用一切手段把迈克尔弄到排练现场来。她当时听到贡加韦尔在电话里对迈克尔的保安激动地大喊:“把他从浴室里弄出来!你有钥匙吗?用什么方法都行,把他给我弄出来!”

    她在作证时候还说,在6月中的一次排练,迈克尔非常难受,貌似还受到了惊吓。“我在他旁边的时候,他就一直重复着对自己说很多话,他不断地重复‘为什么我不能选择?’”

    不过,出庭作证编舞师史塔西·沃克(StacyW alk)和特拉维斯·佩恩(T ravis Payne)都声称没有看见杰克逊生病或者可能去世的迹象。沃克说杰克逊彩排时看起来比前几年瘦,穿的衣服也更多,但是杰克逊喜欢穿多几层衣服,这是他的个人喜好。佩恩则在庭上表示:“我认为他比过去瘦,但我没理由惊慌。”

    杰克逊在最后的日子里的身体状况成为了大家的关注点。控方律师指出因为有员工反映迈克尔的身体状况不佳无法承受巡演的压力后,高层们在杰克逊家中召开了会议。根据目击者蔡斯的描述,那天的会议在场的有菲利普斯、贡加韦尔,莫里医生和杰克逊的经纪人弗兰克·迪里欧(Frank D ileo)。蔡斯看到杰克逊戴着医用口罩,穿了很多件衣服,神色紧张,担惊受怕地到客厅参加会议。“我立即听到了很响的破碎声。”蔡斯说,杰克逊椅子旁边一件珍贵的花瓶打碎了,但杰克逊“看起来异常冷静”。杰克逊后来就离开了,没有继续讨论下去。莫里医生紧随其后也离开了。蔡斯在法庭上描述医生当时的表情用了“心烦意乱”一词。之后蔡斯再看到杰克逊,她的描述是:他总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仿佛整个世界的重担都压在了他心上。

    E

    最后的家庭生活

    食品储存器空了,信用卡被拒收,医生每天早上从他房间里拿出空氧气瓶

    演唱会的事宜就这样一直推进下来。其间,在迈克尔的家里出现了一些人事上的变动。蔡斯在5月份被解雇。但是一个月之后,她又被重新雇佣,但是回来后AEG公司调低了她的工资。

    让蔡斯感到疑惑不安的是,回来之后她发现家里发生了很多变化——— 食品储存器空了,冰箱里只剩下可口可乐、红牛和星巴克的咖啡饮料。而杰克逊从来都不喝这些东西。当她拿着杰克逊的信用卡去食品店买东西时,她发现卡无法使用,被拒收了。

    蔡斯在出庭作证的时候说:“迈克尔看起来变化很大。”她说:“他显得很虚弱,看起来更瘦了,营养不良似的……他走向我,把我拉到一边,问我‘你去哪儿了?我完全不知道你走了,我需要你来保持我的健康。我现在工作努力,他们要把我杀了。’”

    蔡斯在莫里医生案中曾作证说:“医生曾在4月来过几次,但到了6月他几乎天天都在。早上,医生会从楼上杰克逊的卧室里拿出空的氧气瓶。我很担心。”

    事后众人得知,莫里在每晚给杰克逊注射异丙酚助其入睡时都会用到氧气。

    F

    最后的那一天

    “当她试着往楼上走时,我们拉着她的脚踝,她一直喊着‘爸爸,爸爸,爸爸!’”

    关于迈克尔·杰克逊死亡当天寓所里所发生的事情,蔡斯已公开叙述了多次,而在这次的索赔案诉讼中她又再一次提及。

    屋子里的安静被莫里医生惊慌失措的叫声打破——— 他大喊着叫蔡斯和普林斯,还有保安来帮忙。时间一分一秒过去,莫里没有叫任何人人打电话叫救护车。直到管家开始哭喊“杰克逊先生可能死了”时,蔡斯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她说“你可以觉察出屋里的能量都变了。”

    普林斯和帕里斯的尖叫声响起,他们不断地呼喊着“爸爸!”闻者心碎。蔡斯把孩子们的手握在手心,开始祈祷。随后护理人员赶到,保镖阿尔瓦雷斯让蔡斯带孩子离开房子,“他会没事的。”阿尔瓦雷斯告诉她。

    在护理人员和莫里医生给杰克逊做复苏术时,帕丽斯试图靠近父亲。

    “当她试着往楼上走时,我们拉着她的脚踝,她一直喊着‘爸爸,爸爸,爸爸!’”

    再也没有了回音。一颗巨星寂寞地陨落了。




本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深圳热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Copyright © 2000-2013 www.szrx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QQ:872184635